你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歷史文化 >> 但使清明生志氣 不將肝膽負須眉——清代大名府開州知州周履衢事跡述略
但使清明生志氣 不將肝膽負須眉
——清代大名府開州知州周履衢事跡述略
作者:文|圖 畢節試驗區 程 紅  發布日期:2019/7/19 閱讀次數:
周婉如著作《吟秋山館詩詞鈔》由畢節文化名人盛郁文先生注評、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。
  著名民主人士周素園先生1919年在《先府君暨先妣事略》中“謹述”父親身世:“府君姓周氏,諱煦,字和生。貴州畢節縣人。曾祖諱履衢,拔貢生,直隸開州知州。”
  周履衢,字云五,畢邑東里人,官至直隸開州(今河南省濮陽市)知州,誥授奉直大夫。作為畢節海子街周氏家族中的一員,上承祖父周大年、父親周梃兩代,下啟長子周邦彥和次子周奕采、孫子周起京和孫女周婉如、曾孫周煦、玄孫周培藝(周素園)等四代。周履衢的生平事跡在后世子孫中代代相傳,勤政愛民的作風和崇潔尚廉的家風深深影響著后人。

  家學淵深 博采眾長
  “吾族自志貴府君遷黔,迄今四百有余載,即大年府君定居海子街,亦二百有余載。”(見周素園《族母王太夫人八十晉五壽序》)“大年府君”,即周履衢的祖父周大年。據《畢節縣志·卷之十三·選舉志》(同治校注本)的“封贈”記載:“周大年,官訓導,以子梃貴,贈文林郎。”據畢節《周氏族譜》記載,周大年,字世泰,清康熙年間貢生,貴州大定府學官、定番州(今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惠水縣)學正。周素園的曾祖父周邦彥(周履衢長子)告老還鄉后,從海子街周家橋遷居畢節城內百花山麓錢局坡(今七星關區古道路口處)。周素園出生于這所老宅,現遺跡尚存,為周素園故居,被七星關區人民政府列為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  畢節周氏為當地名門望族,“周氏自明初遷黔,隆萬后,始以科第顯,入清而益盛”(見周素園《先府君暨先妣事略》),可以說周履衢出生于書香門第之家。周履衢的父親周梃,字南喬,雍正十三年(1735)乙卯科進士,授綏陽縣教諭,選浙江淳安知縣,后任江西新喻(今江西新余)知縣、寧州(范圍大致相當于今天的修水縣、銅鼓縣,隸屬于南昌府)知州,誥贈奉直大夫。
  周梃任淳安知縣時,因仰慕明朝著名清官海瑞(字汝賢,號剛峰,曾任浙江淳安知縣,謚號忠介),遂更號為“海峰”。他潔己愛民,施行惠政,當地百姓為他修建“生祀”供奉起來,以銘記他的功德。周履衢在《海峰府君行述》中說,周梃“所至皆有政聲,后卒于官”[見《畢節縣志·卷之十四·人物志(上)》(同治校注本)]。
  周履衢的學問,主要來源于兩個方面。一是家學淵源,世代相傳,根基深厚,父親的言傳身教讓他大受裨益、學問大為長進。二是讀于貴山書院,師從清朝著名學者張甄陶。據《畢節縣志·卷之六(上)·人物門(一)》(光緒校注本)的“仕宦”記載,“張惕庵之主講貴山也,重經濟,崇實學,不沾沾于文藝。履衢受業其門,多所承授。”
  貴山,即貴山書院,今貴州大學的前身。清朝雍正十一年(1733),朝廷下令各省設立一所省級書院,以為省內書院之楷模,由朝廷撥給創辦經費和常年運轉經費。雍正十三年(1735),貴州巡撫元展成奉旨撥帑銀1000兩,選定歷史悠久、影響廣泛的明代陽明書院作為省會書院,增建學舍50間,于同年改名為“貴山書院”。該書院師資力量雄厚、經費充足、治學嚴謹,成為清代黔省規制最高、培養人才最多、辦學條件最好的書院。元展成延師課士,添置學田以資膏火,購買經、史、子、集千余卷,讓諸生誦習。
  張甄陶(1713-1780),字希周,號惕庵,福建福清人,曾受業于桐城派大師方苞門下,遍覽百家,旁搜博采。乾隆十年(1745)考中進士,授編修,著有《學實政錄》《讀書翼注》,可謂著述宏富、堪為等身。他在昆明五華書院主講5年,使滇中人才勃興一時,在云南總督劉藻(貴州人)的推薦下,遂入黔在貴山書院主講11年。
  張甄陶教學課士必以經義為本,以朱子之學為綱而旁通眾流百家,根據理要,嘉惠宋學,本經術以通吏治。其大旨以正心術為本,以多聞見為資,以明禮達用為宗,以濟人利物為效。他在貴山書院主講時,被貴山學人將其與鄉賢陳法、艾茂并稱為“貴山三先生”而合祀于貴山書院。周履衢不僅“受業其門,多所承授”,還博采眾長,打下扎實的基礎,在12年考一次的選拔中脫穎而出,朝考二等,成為乾隆四十二年(1777)丁酉科拔貢。
  周履衢留下的詩文不多,這首題詠湯泉的詩,載于《遵化通志·卷十三·輿地、山川》[(清)何崧泰、史樸纂修,清光緒十二年(1886)刻本]。詩云:
  春到溫泉祓禊時,丹砂醞釀法西池。
  蠲除塵膩人須共,疏瀹心源我自知。
  但使清明生志氣,不將肝膽負須眉。
  世情冷暖都消盡,造物爐錘分外奇。
  據《大清一統志·第一冊·卷二十九·遵化州圖》(文淵閣藏本)記載:“湯泉,在州西北四十里,福泉寺山下,寬平約半畝,泉水沸出,隆冬如湯,旁引為玉池,圣祖每經臨幸,有御制溫泉行。”湯泉,在今河北省唐山市遵化市湯泉鄉,因水如湯沸而得名,泉口筑池,冬日水氣為云,繚繞天際。每當紅日凌空,彩虹映照,俯視泉池,旭日在底,故有“湯泉浴日”之說。據《遵化通志·卷十三·輿地、山川》[清光緒十二年(1886)刻本]記載:“湯泉,州西北四十里,茅山西南麓,寬平約半畝,其水常沸如湯,可浴,旁引為浴池,西有禪剎,明武宗賜額福泉寺,隆慶年總兵戚繼光修治池館,皆有意致(碑記詳,古跡,金石),國朝康熙中會建行宮,圣祖屢臨幸焉。”
  周履衢在遵化為官時,春天到湯泉參加“祓禊”(古代中國民俗,每年于春季上巳日在水邊舉行祭禮,洗濯去垢,消除不祥,東漢學者杜篤著有《祓禊賦》)后,觸景生情,寓情于景,寫下這首詩。此詩看似句句寫湯泉,實則也在寫自己,別出心裁,自成高格,足以見其深厚學識和家學修養。此詩不僅極富藝術價值,還有很高的史料價值。

  為政愛民 為官清廉
  周履衢成為拔貢生后,補四庫全書館謄錄。四庫全書館是《四庫全書》的編纂機構。作為清代匯集天下之書的大叢書,《四庫全書》全部為手工抄寫,抄寫人員有3800人之多。周履衢默默無聞地為纂修《四庫全書》做貢獻,兢兢業業地工作了11年。
  乾隆五十三年(1788),周履衢授任河北定州典史。典史由吏部銓選,皇帝任命,掌管緝捕、稽查、獄囚、治安等。據《定州志·人物·職官》[清道光二十九年(1849)刊本]記載:“周履衢,貴州畢節,拔貢,五十三年至五十六年任。”
  任職典史三年后,乾隆五十六年(1791),周履衢經過朝廷考核合格后,分發直隸州州判,補遵化州判。據《直隸遵化州志·卷之十三·職官》[(清)劉埥纂修,乾隆五十九年(1794)刻本]記載:“周履衢,貴州畢節人,丁酉拔貢,充四庫館謄錄,議敘直隸州州判,乾隆五十六年任。”直隸州州判,是清代直隸州知州的佐官,秩從七品,以直隸于布政司而得名,為地方二級統縣政區,與府平級,相當于現在的省轄市。遵化直隸州為清朝時設立的直隸州,下轄玉田縣、豐潤縣。在選拔任用上,直隸州州判由恩貢、拔貢、副貢生除授,任滿后若考核優異者可以升任外縣知縣等。
  據《遵化通志·卷二十九·職官》[清光緒十二年(1886)刻本]記載:“周履衢,貴州畢節人,丁酉拔貢,四庫館謄錄,議敘授任,俸滿驗看。”議敘是指對考績優異的官員,交部核議,奏請給予加級、記錄等獎勵。他任職遵化直隸州州判,輔助知府政務,分掌糧務、水利、海防、巡捕諸事。周履衢迭署豐潤、遵化各州,嘉慶二年(1797)“俸滿驗看”,“回任”遵化直隸州州判。據《遵化通志·卷二十九·職官》[清光緒十二年(1886)刻本]記載:“周履衢,貴州畢節人,驗看回任。”
  經過朝廷考核,周履衢在遵化直隸州州判任期政績“卓異”,升任順天府密云(今北京市密云區)知事,秩正七品。據《密云縣志·卷二之二·輿地·衙署》(民國時期臧理臣等修、宗慶煦等纂,民國三年鉛印本)記載,癸丑年知縣改稱知事,知縣署改稱行政公署,知事公署在舊城鼓樓西面。
  據《畢節縣志》(光緒校注本)記載,周履衢任密云知事時,“屢辦純皇帝巡幸熱河、木蘭各差,不擾民而供張,道途皆辦。”清代的熱河地區地理位置極為重要,純皇帝(乾隆皇帝)頻繁巡幸熱河,撫綏蒙古,密切清廷與蒙古的關系,鞏固和穩定北部邊疆。乾隆皇帝巡幸熱河,一般在七月初離京,中秋節之后去木蘭秋狝(狩獵),九月底或十月初返回京師。巡幸期間,內閣、軍機大臣及六部院大臣中除留京辦事人員外,都要隨行前往,各司其職,與在京時無異。在從京師至熱河、木蘭圍場的漫漫行程中,各地官員要解決皇帝及其隨員的生活起居問題,密云知事也如此,而周履衢做到“不擾民而供張”,可見才干過人、處事干練、政績卓著。
  周履衢勤政愛民,關心民生疾苦。《畢節縣志》(同治校注本)根據周邦奕的《采云五府君述行》,將周履衢的事跡載入“吏治”。據《畢節縣志》(同治校注本)記載,周履衢任密云知事時,密云駐防官軍,每年支米2.3萬余石(約115萬公斤),“自通挽運支放,每病運價不敷”。他“請于大吏,歲增津貼銀2000兩,后人便之”。嘉慶六年(1801),密云發大水,城池幾乎被淹沒。據清朝慶桂等《欽定辛酉工賑紀事》記載:“恩普、范鏊又奏言:途次據北路同知盛惇復轉據密云縣知縣周履衢稟稱,該縣白河神廟被水沖失。臣等一至密云,先往查勘,緣該處廟宇貼近河身,初二日夜間河水驟漲,致將正殿群房共二十余間均被沖沒,現在僅存御碑亭一座。”
  這次水災主要由連續強降雨造成,從六月初一起,京畿一帶連降暴雨,持續將近一個月,導致永定河數處決口。永定河決口造成直隸眾多州縣受災,包括大興、宛平、昌平、密云等128個州縣。密云有新城和舊城,新城稍高,而密云縣官署在地勢稍矮的舊城,“士民請履衢往新城”,周履衢說:“我能往,其如舊城百姓何?”
  周履衢因清正廉明,于嘉慶十年(1805)任職直隸開州知州,秩從五品。據《大名府志·卷之十·職官》[朱煐、武蔚文、郭程先、高繼珩編纂,清咸豐三年(1853)刻本]記載,“周履衢,畢節拔貢,十年任。”據《開州志·卷之四·職官》[陳兆麟編纂,光緒壬午年(1882)鐫本]的“開州知州”記載:“周履衢,貴州畢節人,拔貢。”《大定府志·卷之三十二·內篇二十二·俊民志一·選舉簿第一上》(道光己酉年刊刻本)的“拔貢”記載:“周履衢,乾隆四十二年(1777)丁酉科,官開州知州。”《畢節縣志·卷之十三·選舉志》(同治校注本)的“拔貢”記載:“周履衢,乾隆四十二年(1777)丁酉科,官開州知州。”《畢節縣志·卷之五(上)·選舉門(一)》(光緒校注本)的“拔貢”記載:“周履衢,乾隆四十二年(1777),官開州知州。”
  據《畢節縣志》(同治校注本)記載,周履衢任開州知州時,“州界豫、東兩省,風俗獷猂,積案甚多”,“履衢晝夜鞫訊,滯案皆清,開民感頌。”因操勞過度,周履衢“未幾卒于官”。周履衢為政愛民,為官清廉,堪稱典范。

  高風懿德 澤惠后人
  周履衢為官清正廉潔,理政勤勤懇懇,品德高潔,對后世子孫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“吾族秉承先訓,樹立宗風,習與性成,從容中道,則夫播清芬于悠久,延世澤于無疆。”(見《族母王太夫人八十晉五壽序》)
  自明清以來,畢節周氏“積善不怠,鄉里稱曰高門”(見《先府君暨先妣事略》),“吾族由科第起家,或假他途自奮于功名者,先后不下百人,大抵束身圭璧,砥礪廉隅,微特以贓私掛吏議登彈章者,概乎未聞……蓋世俗所謂豪華汰侈,幾與吾族絕緣。”“自寄籍以還,服田力穡,黽勉作勞,隨文化之進展,弦歌在室,冠裳在廟,濟濟焉,彬彬焉。然仕官者之子孫,向無以官為家之謬想。俊秀雖升于庠序,樸愿仍歸于畎畝。”(見《族母王太夫人八十晉五壽序》)周氏家風正派,德耀子孫,澤惠后人,“間有二三不肖出入衙齋,通聯聲氣,依恃門蔭,剝割善良,則族之人疾首蹙額,引為大戚,指謫之加嚴于清議”,“以戒族之后生小子,毋趨一時之便利,而毀累葉之家聲。”(見《族母王太夫人八十晉五壽序》)
  長子周邦彥,字安亭,歷任浙江諸暨、東陽等縣丞,誥贈奉直大夫。次子周奕采,字鳳岡,嘉慶九年(1804)甲子科舉人,授任安徽省鳳潁六泗道鳳陽府定遠知縣(今安徽省滁州市定遠縣),官至四川綿州(今四川省綿陽市)知州。《大定府志·卷之三十二·內篇二十二·俊民志一·選舉簿第一上》(道光己酉年刊刻本)的“舉人”記載:“周奕采,畢節監生,官定遠知縣。”
  孫女周婉如(1824—1864),清代著名詩人、書畫家,自號紉湘女史、吟秋山館主人,與貴州才女陳枕云并稱“貴州兩絮才”,家學淵源深厚。她隨父親周奕采寓居四川十余年,深得其父的指點,而通曉詩詞音律、擅長書畫,與四川文人書畫墨客相互唱酬,以才華出眾而獲“不櫛進士”的稱譽,著有《吟秋山館文鈔》《吟秋山館詩鈔》《吟秋山館詞鈔》。《吟秋山館文鈔》為精美手抄文集,館閣體小楷,工整俊秀,娟秀流暢,大開本二冊全本。《吟秋山館詩詞鈔》由畢節文化名人、原《烏蒙詩刊》主編盛郁文注評,貴州人民出版社1995年11月出版。
  曾孫周煦,清道光年間選歲貢生,部選貴州松桃廳學訓導,誥贈奉直大夫。“府君生周歲,而奉直公捐館舍,顧太宜人毀妝自誓,以教養為己任……府君艱苦力學,往往日不再食,而講誦研討,常至夜分不輟。”(見《先府君暨先妣事略》)周煦主講松桃書院,因循施教,循循善誘。久而久之,“有領解首捷南宮者,弦歌相聞,彬彬多文學之士焉”。周煦“清風亮節,遠近欽式”,晚年與畢節名儒、副貢生顧熙春編纂《畢節縣志稿》25卷,著有《平彝紀聞》1卷,參與分纂《畢節縣志》(光緒校注本)。
  玄孫周素園,1895年到大定府(今大方)考取秀才,后為貢生。他青年時代立志改良政治,尋找救國之策,在貴州創辦第一份日報《黔報》,參與領導貴州辛亥革命。滇軍入黔后,他長期流亡在外,1925年回到畢節,從此退出貴州軍政界。此后10年,他不再參與政治,閉門讀書,認真研究馬列主義,探索人生道路。1936年2月,紅二、六軍團到達畢節,組建貴州抗日救國軍,周素園毅然出任司令員,3月跟隨紅軍長征,12月底到達延安,1937年10月返回貴州。畢節解放后,周素園擔任畢節縣和畢節地區支前委員會主任,抱病組織群眾支援解放軍進軍四川和肅清敵特土匪,建立人民政權。1950年8月,周素園任貴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。此后,周素園先后出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、全國政協委員、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等職。周素園勤于筆耕,著述頗豐,寫下大量的論著、函電、日記,由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編成《周素園文集》,貴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7月出版。
  周氏子孫積極進取、拼搏奮斗,對生活和事業充滿熱情;勤奮工作、埋頭奉獻,為國家和社會爭光。為人謙虛謹慎,處事低調務實,家風廉潔正派,因為他們的血液里,流淌、涌動和傳承著先賢的高風懿德。
 暫無評論!
發表評論
姓名:
評論:
(字數不能超過300個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剩余字數:
本類熱點
k彩民福地